[ foyer ] [ myth / szmy / beverage ] [ conseil / ancre / outremer ] [ Home / Search / Overboard RSS / Contact ] [ 2cat/Komica / Selene/Collision Mondiale ]

/conseil/ - 相談

J’ai vu le messager du nouveau dieu là
名稱
Email
主題
回覆
檔案
密碼 (用來刪除檔案。)

File: 1636480385273.jpg (334.06 KB, 1201x631, h.jpg)

e3a0fb39 No.28737

(可能錯版)
中學時理系一直比較好所以順理成章進了工學部
但很清楚自己對這類工作沒興趣於是混畢業的同時學日語然後做了翻譯
幾年後覺得應該再讀個日語研究所,結果麻煩就來了
開始自己眼光很差報到禽獸老師,接連浪費幾次考試才隱約告訴我不想收大學學日語以外的,哪怕幾個等級考試都快滿分
一氣之下就轉向去日本,然而狀況也是差不多
正好是從肺炎開始的同時進行所以還沒太費心思
但聯係過的老師有一半都不給回覆,另一半是各種想不到的理由拒絕
雖然都沒有提及大學專業可我還是覺得占了很大因素
同時有學校可以直接靠材料申請正式生資格的也是一輪就被OUT,看來幾年的翻譯經驗在老師眼中一文不值
於是這兩年又被拖過,我也被拖過了30歲
再拖下去競爭力肯定會繼續走低,所以明年應該怎樣都要拿下個旁聽生資格了
現在的狀況來看申請TOP10甚至TOP30應該都很難了吧,但是差一些的學校又沒辦法詳細瞭解
所以懂這方面的島民能不能賜教我接下來應該以哪方面為突破口

733eaf4b No.28738

留學日本的部份因時間過久所以恕我沒法建議,但建議你重新思考一下是不是真的就只想在翻譯這麼單單一個圈子裡從學業打拚到就業。

翻譯這行在現在不論是學業或就業,在"淺灘門檻圈裡"基本上就是個攻讀耗本就業易汰的行業。
除非在業界裡有人脈或人緣佳,不然進去了也很難待得久。
況且現在學外語的人多,加上資訊發達翻譯工具普及,即使沒學歷認證或專業憑證也能譯出令許多人看了聽了就足以接受的成果。

翻譯業在要求和需求上是有成長,但終究跟不上有涉獵翻譯的人數暴增度,可說早已沒法像幾十年前或更久以前那樣。不如說許多懂翻譯的人其實多會為了謀生而不拘限在翻譯業界裡討飯吃,而是會另備專業並把翻譯作為附加技能在活用。

畢竟翻譯業界裡人力汰換也很快,除非是鮮為人知但當前需求量高的特定領域的特定翻譯,不然只想一直待在翻譯業裡其實和其行業界裡相似,比起翻譯憑證和具體成果多寡來作為自身專業資歷程度證明,大多都仍仰賴人脈。
因為同樣或類似許多"雖通俗"卻需要翻譯的東西,在幾十年前確實是要講究翻譯的專業才能做到,但現在即使只是略有涉獵的人也能在查詢和工具輔助下迅速做到,並不需要專業的講究。而這樣翻譯業界之外的行業也是相似的,面對翻譯人才的評估時,大多雇主用人雖有專業考量,但也不會拘泥於非要有專業認證的人不可,也不可能雇個人來就完全只令其為公司內做翻譯工作。能在負責翻譯的同時也能通曉其他工作有其他雇主所需的人才,反而才比較有受雇的魅力。

基於興趣或熱誠而投入翻譯是件值得肯定的事,因為以前我攻讀日語曾想過以日譯為志業時也是如此,但只憑這點真的就是難以現實就業方面順利謀生。建議最好是給自己增添翻譯以外的技職,這樣至少不用擔心日後在翻譯業待不久時還要為謀生苦惱。

年過卅並不算老但也算是時候該為自己作更踏實的打算。讓自己的夢想多納入點現實考量,也算是在求學過程中未雨稠繆。

986ba478 No.28739

大學畢業後 留日專門 現在在日本工作的人路過

恩...你留日要幹嘛? 在下比較好奇這件事....

很簡單的 標準語文的學習 與 應用上是不一樣的事情
例子上 在下現在人在日本工作
但標準的日文作文 我個人是寫不出來的
不過呢 Slack上的文章溝通 跟 寫出我業界中所要用得文件 跟 開會
我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又來日本前 我也被從標準日文教育的人講過 我所使用的日文 一點都不標準
(P.S 我在台灣正式的日文教育 不會超過3個月 全部自學)
不過這不標準 不會成為日本生活上的困擾就是
然後我現在也不覺得 標準的日文 能有什麼用就是了
能掌握 自己真正要表達的情報(與情緒) / 收到情報者的認知結構(與認知情緒) 基本上很夠用了
(又反之 在標準的日文 使用敬語 但表達者 情緒中沒有敬意來說 基本上沒有意義)

雖然說 也要提一下 有些環境 沒有標準的日文 沒辦法生活
但這類的環境 外國人必須要有能適應(忍受?) 用外國文化來看之下 不合理"外國理"到極致 但合"日本理"的文化結構
我會說 這類環境不會是我要活動的場合 / 又這類場合會寧願要幫倒忙的人 也不會要我在那個場合中
這種結構 不接觸對雙方來說 才是上策

也稍微提個 看到的 日式表達吧
>另一半是各種想不到的理由拒絕
不回你 是覺得不好意思
但 覺得真的說明到對方懂很麻煩(對方的立場大概也不太可能懂)/ 直覺上覺得要拒絕 / なんとなく、拒否するべきと感じる
所以 隨便掰個理由出來

因為在日本生活 看到 很自然的會跳出這個結論
這種 有點沒理論道理的結構 但有它的(直感?)道理的結構 日本比一般的國家多不少就是了

986ba478 No.28740

拉回來 你留日的目的是什麼?
就翻譯應用上 來說 留日(大概?)不會對原PO未來(文字?)翻譯工作有太大的幫助
但如果是 口譯 情況可能會不太一樣就是了

就標準的學術教育的走向來說 沒有標準的訓練 "對學校"來說 基礎要全部重蓋
所以 學校不會想要處裡這塊的
"對出過社會的學生"來說 學術教育的走向 大概會社會應用上不見得有用 所以自然多少會有些批判性的眼光

當然如果只是想要那張紙(文憑) 呢...
我個人所在業界的標準 如果出社會3年後 不講實績 還在講文憑/證照來說
"不能拿來用" 就這樣
當然 如果是真的自己想念自己真的有興趣的事情 那是另一件事 但那跟競爭力 一點關係都沒有

又如果只是想來日本生活看看來說 有預算來說
可以考慮到語文學校混混 晚上去 居酒屋打工(對留學生來說 居酒屋打工是個有價值的文化活動)

ce9673c9 No.28748

恩...想到的材料 隨便貼過來

又口譯的水平在這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0FiyUCK3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YAfdP0euPU
這種是 就算在國外生活 不經訓練也到不了的領域
(也就是對公司來說 有花錢請的價值)

"做得到"這種水平來說 不會缺工作的
雖然要到這種領域 大概也不是學校能訓練出來的結構就是了

733eaf4b No.28749

>>28748
能到那種領域的口譯其實很多都是在業界裡磨出頭熬出能耐的專家
畢竟通過公司訓練說白點也就只能算是有資格剛可投入業界實戰的"新兵"而非專家

口譯不只要懂專業術語也要會譯俗語
而且口譯員也不能因自身過度的道德自覺而不敢翻忌語(包括國罵或髒話)

7ae868e4 No.28751

>>28749
我個人認為 很核心的概念是 所謂的"專業"是什麼吧

就語文來說 語文的表面媒介 並不是一種專業
但 過了這個(表面)語文不是一種專業後 語文是有他的專業性的
又到了這層來說 用該外文聊上3句就任得出來

就翻譯來說
>>28738
提了很多 翻譯內部的工作內容了 怎麼確保工作/業主除了翻譯作業外 的"真正需求"/如何去滿足這些需求
某方面來說 我個人多少會念一點點 翻譯要可以看來說 "中文寫作"要行

又這類其實不只是文類有 工程領域也有類似的東西
EX 老闆跟業主已經談好 6個月的工期/ 6個月的預算 工程師不用特別跑出來說
用別的工法 3個月就能做完 這種只是白目...

又口譯來說 則是處裡 跨文化經驗要夠
x0FiyUCK30在2:40 的筆記手法
多撞過幾次 A文化的朋友 跟 B文化的朋友 雙方都在 並有溝通需求的情況
為了解決 講話比寫的快的問題 很自然會發展出的一種自然習慣(技術)
久了 會自然到一般人到不了的領域 就只不過是這樣罷了
(當然要養成這樣的人 需要比較特殊的環境 但基本上不會是個書呆子的環境)

然後 那些應該要這樣做 則是 各種跌跌撞撞(不成功or失敗)之下 所養出來的各種實戰成功經驗
反過來說 企業(社會?)為什麼會願意出錢? 因為 這些經驗能夠讓自家企業 產生利益與避免損失

例如很簡單的 すみません 怎麼詮釋成中文的概念?
日本人用 すみません 來說 其實某方面上 並不包含 道歉的概念 這個概念要能懂
才能正確地去使用 すみません 這個單字 (中文比較正確的概念是 不好意思 甚至是台語的 拍謝)

最後如果再商談的場合 有人"有意"的使用了 不好意思/拍謝 (すみません?)
有沒有(在極短時間內)辦法正確的判別 中立立場or客套or諷刺...etc 會是影響巨大的死活問題

7ae868e4 No.28752

拉回本題 原po的日語研究所 原po到底要去日本念什麼 在下是搞不懂的

想來日本生活看看來說 有學校就行了/ 語文學校or專門學校也不會是太大的問題
(硬要說 留學大學體系有什麼好處來說 跟日本大學生互動比 跟日本高中畢業生or留學生互動有趣)
又競爭力來說 留日一年 > N1 這也沒什麼好說的 (雖然說 留日一年 沒個N1是很奇怪的事情)

但就台灣翻譯的市場 看看樣子來說 "用不到" or 比起那個競爭力 能不能用更低的能本聘到(對業主?)很好的價值?
在乎的大概會是這種的事情

又就比較特殊的語文市場來說

最近GG跑來日本設廠了 NVIDIA也不知道為啥的 好像開始搞一些用AI(圖像識別)搞品管(包給日本的創新企業)
這幾年 日本越來越沒競爭力 也是確切的事實(反倒是台灣的半導體業好得很)

理工科背景來說 就看看能不能賽進這些位子 可能薪水上會好過的多
雖然說 台灣理工科的畢業 有個N1的人 沒少到那去就是了w

不然就 台灣的專利市場吧
台灣的專利市場 理工科會雙語的人 聽說還不錯 (因為雙邊文件要能看得懂)

d978527b No.28753

翻譯不到口譯水準不好生存
你最好在就學期就有作品讓大家知道你
而業界專業的文件那種
人家要的是理工底........

7ae868e4 No.28754

>>28753
原po是理工底阿XD

>學期就有作品讓大家知道你

與其說 學期 不如說 在學期間有沒有再跑跟異國人交流吧

我自己還在大學時 (n年前了...) 就有在跑跟日本學生的交流社團了
我也知道 這邊有滿多日文系的人在跑/ 也有很多日本學中文的大學生再跑
(還有一些 純粹對 日本有興趣的台灣學生 與 對台灣有興趣的日本學生在跑)

我自己非常清楚 要找口譯來說 找這些人會比單純日文系畢 or 日本中文關聯系所的人 還來的值得信任
因為實際的互動經驗夠
與其說學期知道 不如說 知道這個人有能力解決 跨文化溝通上的問題 (與能解決到什麼程度)

就我個人 再特殊一點的經驗來說 日本人應用中文體系 跟 日本人偏傳統中文系統 的差 我也清楚
應用中文系統來說 中文很流暢 但就是一個日本人在說中文
(再有趣一點來說 還有在講中文 但還是抱持日本文化的高傲性質的日本人 也遇過)

傳統中文系統出身 來說(使用教材是春秋 很有趣) 表面的中文會有點卡
但底層是連在下這台灣人都說不出的 有中國文化穩定底的中文 非常的安定 沉穩 平靜

然後也寫了 對有這個程度語文能力的人來說 聊3句話夠認了

以前在日本的交流會上也遇過 台灣人在台灣做語文的工作 後來被日本客人 挖到日本來工作的例子
但了聊個3句 就認知到 這人是理所當然會被挖到日本來
該人對於 中文/日文的文化切換 沒有任何的問題
很少見的能保留 日本人看台灣的親切 但不失日式禮貌 與 台灣人看日本人的禮儀 但卻不流於 虛假與形式

能有這水平來說 語文領域中 大概是不會沒工作的
Why?
10個留日的留學生 大概只有2~3個人 能真的適應日本的生活
懂得人知道 這是種稀少能力 真能找到來說 基本上跟找到寶差不多

反過來 回去的留學生中 有回去前說 看透的你們這些日本人了 假的要死 的人
也有 看懂了之後 包持 知道日本人是怎麼回事就好 自己不用過那樣的生活 回去了的人
某方面來說 這算 處理文化議題上 最基本的需求水平
看得懂 用對面文化之下 對面文化在說什麼 / 而不適用自己的文化去理解 對面在說什麼

如果要簡單總結來說
文化適性 很吃當事人的人格特質 (該說 本位文化優先主義 有多強嗎?)
能捨棄自己的本位文化or融合新文化 基本上 算某種 少數newType
又 人才少 需求(多少有些? or)多 自然值錢

某方面來說 訓練成本(時間/金錢/失敗的痛/文化選擇的錯亂與掙扎) 也不會低到哪去就是了...

733eaf4b No.28757

>>28751
我以前做翻譯時(那是在4G仍未在日本普及的時期)大多是英日對譯(不論口譯筆譯)
筆譯上主要是幫那時的公司(日企)在審理和翻譯投資該日企在外國(那時主要是在新加坡和印度和南非)的投資企畫和會議紀錄
需要日企派代表出國到當地面對面談判時便會用上口譯
那時也多是到這些國家和當地業者或合夥人或當地政府代表協商或談判

然後口譯就真的很講臨場反應
不只是言語的通順和語意的基本正確
(就是不強求詞語均字字精譯無遺但求話語資訊和意思都對而到位的意思)
也包括體察關係者們彼此當下場合氣氛以及雙方互動的變化
而這幾乎只能在投入工作的狀態下磨練出來
磨久了就能磨出一些語言之外但攸關人與人互動的基本禮儀或觀念等等基本套路來因應不同場合與對象去能迅速應對

倘若是常負責口譯的對象或彼此都是自己熟悉的人那更應游刃有餘
可以在處理上朝有利雙方溝通正面化且避免尷尬化的方向著手

>最後如果再商談的場合 有人"有意"的使用了 不好意思/拍謝 (すみません?)

>有沒有(在極短時間內)辦法正確的判別 中立立場or客套or諷刺...etc 會是影響巨大的死活問題
如果只聞這句之後無任何話語
或者是聽者很在乎這句的話什麼意思的話
那確實足以構成對口譯者的挑戰

但如果說者之後有接續說話的話就有處理(包括模糊處理)的參考點了
當然視對象熟悉程度或場合而異
譯者也能以側重於之後的重要資訊來淡化或無視那開頭一句簡單的問候
其實比起像這種可能因場合和說者意境而異的問候語
我個人是比較怕遇到說者吐忌語(像是國罵或髒話)
因為那通常短且不大會接續其他句子
說者的表情也可能會因而引起聽者的在意而要求口譯翻譯
這實在令人易感尷尬

然後回到原PO的問題
我在猜他可能對外國留學與生活有抱持過多的夢
畢竟一個人能通曉外語到一定程度時多少都能帶給自己一些成就感或信心
而這多少能鼓舞自己專心走外語相關的路
甚至以此為志業去出國求發展不管是求學或找工作

然而實際上這一路推沿下來的就頂多是個滿足自己內心在接觸外語這方面的信心或成就感的安排
並沒有逐步加強考量到或納入更應現實符實的部份
其實即便拿掉外語改套其他的也差不多(像是演藝歌唱或學餐飲管理或學法律等等)
算是許多年輕人或曾年輕過的人都曾經或仍一直至今仍在作的夢
雖在行事過程裡不算盡失現實卻也不夠現實
導致原本有信心的路在遇到或感受到自己以前沒想過的瓶頸時就成了既不知怎麼辦卻又不想放下的進退維谷狀態
讓原先逐的夢衍生出會困住自己徒耗年齡的枷 鎖

以原PO開頭留言來看即使仍有類似於上述的問題也仍想在他目前就學規劃的階段上有所突破
而不是放多點有關就業方面的彈性考量
這個所求可以說和他另方面擔憂的年齡所帶來就業壓力的影響有著難以並存兼顧的問題
而留學部份我真幫不了他所以也只能觀望他之後再來這裡的留言所反映的想法

e3a0fb39 No.28808

感謝各位回覆看了好久
非常詳盡的解答有很多方面我都沒想過
有一些沒在發文時說清楚很抱歉,我不是台灣人,這邊的社會狀況一直在惡化
公司業務也受肺炎很大打擊,在行業短期内看不到發展的可能性
所以台灣的朋友可能不太理解這種境遇,大概可以說是「現實已經夠壞」
於是的確有樹挪死人挪活的念頭想試試在日本發展,這樣讀研究所比起提高學術就更像是跳板
當初想先讀碩然後再到日本工作or續博都會更容易一些,但現在的狀況好像不如直接去日本了
因爲是跳板所以確實不是一定要讀日語專業,只是有翻譯的經驗感覺會比較好申請到,考試也相對簡單一些
等畢業也是有經驗或許可以抵消大齡的劣勢,在本地化翻譯方向的行情應該還可以
其實也想過跳槽或是專門校之類的途徑,但算下來最安全的應該還是研究所,至少有個學歷保底
>另外以自己的瞭解MBA可能也是不錯的選擇?
這兩年同時在發展副業,再有些時日應該可以負擔日常的費用,之前遲遲不能下決心大概也有害怕坐吃山空的緣故
如果能在念書的同時繼續發展,畢業時也許能再多一個選項

>還有關於老師奇怪的回覆都有點讓我好奇是不是觸碰到因果結界

>同學校符合計劃的老師有三個即將退休(名單確實被拿掉),一個因爲個人原因停招院生(HP有寫)
>不換學校就只能重寫計劃了

4f01f538 No.28812

>>28757
從你前面留言來看你應非日本人吧?
有點好奇日本雇主為什麼會雇你當日英翻譯?
以我所知在日本的雇主通常若需要外語和日語的相互翻譯應該都是會習慣雇用通翻譯的日本人才對啊

14e9db0d No.28816

>>28808
>這邊的社會狀況一直在惡化
一般會這樣寫 香港島民吧XD
遇過的一些香港工程師 大多都是這個調調w

>這樣讀研究所比起提高學術就更像是跳板

先說 日本文商科大學以上畢 不見得好找工作
因為競爭激烈

當然華人社會多少會覺得 碩士生or研究所畢之類 ...etc
我這個人待日本社會一陣子了
我只會想知道 我能交代什麼工作給該人 然後這個人能不能把這個工作處理的乾乾淨淨 不留下什麼殘留作業需要別人去處理?
或者 經驗不夠 沒關係 但有沒有那個心 盡量把事情給做好?
又 這些事情都跟學歷沒什麼關係 但有履歷一定有實作經驗可以問的到 要知道的東西

在來現在日本呢 總體 不見得有什麼未來可言
少子化 + 沒什麼有前瞻性的政治領導人與政策
E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Z-Rhf9qPNY
有本事往 歐洲or美國來說 基本上西方比較有前途

又如果是走理工科來說 會比較有利
日本理工科人才數量 與 能夠理論思考的人才少 這塊外國人的競爭勝算比較大

又為什麼提專門來說 門檻比較低 再來 可以自由的選擇自己要做的領域 (就活要編說詞/合理的理由 也多得多w)
當然 要回去念 理工的碩班 也不是不行
雖說 這就不見得是原po想做的事情了 但成功機率會高得多

再來不建議去跑文創or設計之類的專業 這類 基本外國人跟日本人競爭是沒勝算的

又邏輯思考能力行來說 成功率比較高的是 寫程式
日本IT業界缺人 外加日本IT業界 對外國人的接受度高的多 薪水也還不錯
再來 跟日本人競爭理論思考 基本上要輸 有點難 (當然真的撞到優秀的日本人另當別論)

最後真正要在日本生活來說 根本的問題是 能不能適應日本的文化結構
也寫過了 10個留學生 真正能適應下來的 基本上不過超過3個

簡單來說 海外生活要真的能適應下來
很務實的解決眼前實際的問題 + 拚死命地找實際問題的解法 大概就這樣吧
純久堂(池袋)/紀伊國屋(新宿) 本店 基本上是寶山 請自己挖

比喻來講 有心要留在外國 的日本留學生活 是從豪華客船上掉下到水
看是自己先淹死(留學時間耗盡) / 還是好運的先漂到浮島上(找到自己能把心放下來的地方or接納自己的組織)

當然在下也有遇過 有留學生 一留學後 父母直接買棟房子給該留學生的
那另當別論w

733eaf4b No.28819

>>28808
一個觀念給你參考:通常一個到異國求學求職發展的人,除非家財萬貫或和當地官商名流的正面關係既長又深厚,不然通常要有用選擇彈性化和出路變通寬廣化來面對當地的狹窄門檻。

這觀念不光是適用於出國到日本謀發展的台灣人,也適用於其他國家的人到別的國家謀發展的人。

而會說門檻狹窄並不一定就只是在說當地對於外國人的門路開放程度在體制或規矩上相對比在地人的要少,而是包括當地的人對於外國人的挑選背後的普遍私心習慣或常態觀。
這也是意謂著建議你以外國人身份到日本求發展時,如果想在日本過得長久甚至歸化當日本人,那可能就不要在志業出路上太執守著翻譯這條路,也別太墨守於日本既有的翻譯學研界與當地翻譯業界間的體制與常規。
(以下是有關一個人出國求長期發展上通常少不了的觀念這方面的細述部份,和你煩惱在日本和翻譯發展的事較不密切,但觀念上仍有適用性,你可以參考或略過不看)

即使是在移民方面相對多元性且開放度偏高的國家(例如加拿大或澳洲)也仍多少會有這種情況,那麼移民方面相對保守些且開放度也相對低傾的國家(例如日本)就更不用多說了。

也因此外國人要到異國發展時想待得久並拓展自己在當地長期生存甚至紮根歸化,通常不會太遵循單一條看似可行的規劃流程,而是會因應時勢變化的不同安排備案進行發展規劃的調整。有時為了達成這一目的也能做到不惜把自己原本想走的出路隱藏在心中、默默改把自己的副業扶正為主業、或者改選自己原本可能都不曾考慮過的選項。
(反過來說缺乏這等覺悟的外國人有感難以憑一己之力在當地長期發展便顯得不意外)

可以說你目前為了在日本待久一點也很努力地在發展副業(雖然不知你的副業是什麼),這點很踏實也不錯,但如果你意識到你在日本目前所待的環境裡很難在翻譯志業上有長進時,那可能就要做好先後優先目的的改動、甚至要有對目的的達成作取捨的覺悟,千萬別固執於兼顧性而導致發展拖沓不前。

>>28812
我那時的雇主由於工作關係很常接觸外國人,為了在談判或應酬互動中令對方有感這是個既跨國且用人有多元性的日企這一印象,所以選擇了外國人的我來當他的翻譯。

以上算是他錄用我時所給我的解釋,以下是我那時在那裡工作好一段時間後透過和其他熟識雇主的人所說的話去推敲出來的可能原因。

我那時待的日企原本是間跨國日資集團旗下子公司,而我那位雇主本來在那集團裡任高職但由於派系鬥爭失勢而被調到這子公司裡任職。聽說他失勢的關鍵就是原先身旁負責翻譯工作的秘書出賣了他。(怎麼出賣的細節我不清楚)
也許是這般經歷而讓他無法像以前在那集團工作時一樣信賴負責翻譯的日本人吧。

c422ab6c No.28821

恩...這篇的主題既然是日本來說
提個日本跑就職活動時 會有個概念

(日本的?)大人是在講
這個社會需要什麼 貴公司需要什麼 要加入的團隊需要什麼
所以我能為 團隊/貴公司/這個社會做些什麼 (並達成/說到做到 自己講要達成的事情)
(然後 所以 我可以跟 團隊/貴公司/社會 收取這個合理的利益)

又利益形式可以有很多 錢很簡單 也可以是社會/公司上的權力
更也可以是 公司硬塞個賢慧的老婆過來(別小看日本這個國家 這個國家"做得到"這種事情)

而(日本的?)小孩是 在講 我要什麼/ 我要什麼/ 我要什麼 (*3)
所以你要幫我做些什麼...etc

就對小孩來說 無所謂 小孩能有嘗試的時間 並對 能有完整的 我要什麼 並徹底在實踐的小孩來說
可以用這個小孩的教育階段完成了 可以開始正式的面會社會來做判斷
但是 就對有出過社會的人來說 基本上 不太會用審小孩的眼光看來社會人

這也是為什麼會推專門or回碩士 來說 (博士生 其實另當別論了)
基本上也是"請" 日本人能用審新卒的方式來看自己
新卒card 其實是滿好用的
不過 其實這張卡也只不過是拿來延長自己適應日本生活的時間罷了

>>28757/ 28819

所在講個是社會環境的議題
在下也差不多 基本上是在提 環境上的需求 與 缺口
又能填的上這些社會需求的缺口 成功率就會高 反之 也就低

又基本上 本身要能在國外生活 並適應國外的生活 本身是一件成功率不高的事情
每件能提高成功率 0.01%的東西or技能 基本上 都要死死的抓好 抓得夠多累積的多 最後成功可能性就大
EX 被歧視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與其去說 歧視是不好的...etc (正義魔人說詞 以下略)
重點是 如何去處理好 被歧視(or會錯意)的問題 與 就算被歧視與(or會錯意)
不造成 到工作上or非工作上的失敗 與 減少自己與他人的損失

>原先身旁負責翻譯工作的秘書出賣了他

wwwww 日本的人與人之間 信任是非常困難的問題
(這點台灣人 相對的好處理得多/ 又香港人是另一件事情 港仔這個詞 會出現不是沒有原因的w)
所謂日本人假的要死 這是連日本人自己也很頭痛的問題XDDDD

然後也提一下 在下(現在?)可以用說笑的方式來講這件事情
所代表的事情是 我遇過這種事情 也(現在?)有處理這種事情的能力 與 (現在?)有能力承擔遇到這樣問題的損失
但 留學生一開始遇到這種問題的時候
心理面上不夠強韌來說 基本上是 吃到一發 就可以直接打算打包回國了

這種文化差異上的"洗禮" 跨文化接觸上來說 家常便飯 程度差異罷了
又 學外文A的學生 對 學外文B的學生 基本上 對這類文化差異的接受度比較高 也比較寬容
這也是為什麼在學期間就開始接觸會比較好 因為門檻低 / 跨文化壓力也比較小

簡單例子來說 我以前有碰過學中文的日本櫻花正妹 這為面對台灣人是很仁慈的
但面對日本人時呢... 基本上 女王蜂
處理日本男性的議題 是可以吃到對方任何利益 都可以不會留下的程度....

最後總結一下
對全新的 行動模式 與 常識體系 有興趣 並有適應的能力來說
基本上 跨文化適應是滿有趣的題目 但沒那個興致 只是要後面的利益來說 這是個痛苦到死的過程
兩個概念 自我拆解/ 自己重構
把自己拆開來會不會痛?
(誇張一點來說 把自己常識級的生活概念 一個一個攤開來審 這個概念對 還是 新的外來概念對 的程度)
又把心中的舊有生活常識給拔掉 塞入外國(日本?)的常識 也是個很痛的過程

然後 就日本來說
キミの ヤリタイコト は何ですか? (この先は地獄だぞ~~~)
有"想做的事情" 要在日本做/實踐 來說 沒忘記初衷 把事情做好 這類大致上最後能留得下來
我也不是沒遇過 去做動畫攝影 跟 動畫製作 進行的中國人跟台灣人 薪水不高
但這些人的確留下來 做他們自己(年輕時?)想做的事情了

但如果是在想 好處/利益來說 沒事不用過來
畢竟 待在豪華客船上 是很舒服的事情....



[返回][Go to top] [Catalog] [Post a Reply]
刪除貼文 [ ]
[ foyer ] [ myth / szmy / beverage ] [ conseil / ancre / outremer ] [ Home / Search / Overboard RSS / Contact ] [ 2cat/Komica / Selene/Collision Mondiale ]